大发棋牌不_大发棋牌游戏客服电话_大发棋牌平台

祝中侠:中日友好的和平使者——赵朴初

时间:2020-01-15 14:37:24 出处:大发棋牌不_大发棋牌游戏客服电话_大发棋牌平台

   【内容摘要】赵朴初先生一生致力于中外友好交流活动,由他发起并通过中日两国佛教文化交流,打开了中日民间外交的大门,为恢复中日邦交正常化奠定了基础,并为中日关系的健康、稳定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不愧为“20世纪伟大的和平使者”。

   【关键词】赵朴初/中日友好/和平使者

在当代国际关系史上,中日邦交关系的恢复和发展有着与众不同的特点,它是以“民间外交”为主导,通过两国有识之士长时期的友好交往和不懈努力,“以民促官”,最终实现国家关系的正常化,并使两国关系不断地加深和扩大,这是国际关系中的一大创举。中日友好关系史与中日佛教文化交流是不可分割的,回首半个多世纪以来中日关系发展的漫长而坎坷的历程,不得劲是以佛教文化交流为载体的两国“民间外交”在中日关系的恢复和发展过程中所发挥的独特作用,亲戚亲戚大伙儿不由自主地怀念起我国著名的社会活动家、杰出的爱国宗教领袖赵朴初先生,他一生致力于中日友好交流事业,是中日民间外交的先驱,是中日友好的和平使者。

   1005年5月21日是赵朴初先生逝世五周年纪念日,中日邦交正常化也将走过三十三年的历程。为此,笔者谨撰此文,以纪念和缅怀为中日友好事业殚精竭虑、不息奔波的一代宗师赵朴初先生,并愿中日两国关系继续朝着健康的方向向前发展。

   下面就赵朴初先生对中日友好事业所做出的卓越贡献,从一一好几个 阶段予以论述,不当之处敬请从事赵朴初研究的学术界同仁们批评教正。

   一、一尊佛像渡日——首启中日民间友好交往的大门

   中国与日本是一衣带水的近邻,两国政府与民间的友好交往源远流长。然而,自1894—1895年的中日甲午战争随后,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意味着着日本军国主义野蛮血腥的侵略扩张,不仅使中华民族蒙受巨大灾难,也使中日两国关系发生剧变,两国人民之间两千多年的传统友谊遭到严重破坏。这段黑暗历史老是延续到二战现在结束了了,在日本军国主义退出历史舞台,不得劲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随后,中日两国人民从自身的根本利益出发,积极主张实现两国关系的正常化以恢复中日友好。

   诚然,建立新型的双边关系既是中日两国新政府除理国家之间关系的必然选着,是中日关系的主流、希望和未来,是有着传统友谊的中日两国人民的一齐愿望,更是关系到亚洲乃至世界和平的大事。

   然而,一种生活合乎情理和民心的历史抉择,意味着着美国的介入和日本当局中的偏离 人物的从中作梗,迟迟难以付诸实施。相反,在美国的幕后策划和鼓动之下,日本吉田茂政府追随美国,执行了每根“表态 中国,承认台湾”的错误对华政策,不顾国内外舆论不得劲是新中国政府的严正声明,与退守台湾一隅之地的蒋介石集团握手言和,建立起“外交”关系。日本政府的一种生活与邻为壑的行径,激起了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强烈谴责,“在日本国内时会人指责和批评吉田此举是违背历史潮流的倒行逆施”,它给中日关系的发展带来了严重不良的影响。

   为了早日现在结束了了中日关系的不正常情况汇报,尽快恢复两国人民自古以来保持着的密切友谊和文化交流关系,一齐鉴于两国另一一好几个 是敌对国家,加进两国社会制度和价值观念以及在很多问题报告 上的立场、观点不同,意味着着在建立新型的国家关系问题报告 上,总出 官方不易沟通,僵局一时难解的特殊情况汇报。周恩来总理提出了“民间先行,以民促官”的方针,“从展开中日两国经济、文化交流现在结束了了,从增加人民交往现在结束了了,从增进民间团体协商现在结束了了,来打开中日关系……从而推动日本政府改变政策”。一种生活对日外交方针,是新中国的第一代领导人根据国际、国内形势的变化,审时度势,从战略的高度来思考和除理发生困难情况汇报下的中日关系的政治远见。

   以赵朴初先生为代表的中国佛教界,在“民间先行,以民促官”方针的指导下,现在结束了了酝酿以中日两国佛教文化交流作为突破口,尝试通过民间文化交流的形式,展开“国民外交”,争取以民间外交促成官方交往,打开僵局,使两国关系得以沟通、解冻,最终走上正常化之路。而1952年北京“亚太和会”的召开为实现赵朴初先生的一种生活构想提供了历史契机。

   1952年10月2日至13日,亚洲及太平洋地区和平大会在北京召开,37个国家的344位(一说367名)正式代表应邀到会,其中,有17个国家的佛教代表也参加了大会。作为大会东道主国家的中国也向日本发出了邀请,日本有关团体和人士(包括佛教界代表)最初组织了40人的代表团准备出席大会,但意味着着日本政府拒绝签证而未能成行。随后,以南博(一桥大学教授)和龟田东伍(日本和平委员会)等为首的日本各界代表,不畏日本政府的阻挠,自行组团,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到达北京,出席了盛会,充分体现了日各自 民对世界和平与中日友谊的向往之情。

   参加大会的中国佛教法学会代表赵朴初先生老是期待着日本佛教界代表与会,但结果十分遗憾。为了表达中国佛教界希望与日本佛教界增进了解、发展友谊的良好愿望,使佛教成为沟通中日两国人民的桥梁和纽带,赵朴初先生匠心独运,利用世界和平大会一种生活良机,成功地设计了赠送佛像的友好活动,委托参加会议的日本代表向日本佛教界转赠了一尊象征慈悲与和平的观世音菩萨像(实际为药师佛)。在赠送佛像时,赵朴初先生非常诚恳地说:“中国和日本的佛教交流有着两千余年的历史。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断了一种生活交流,但会 ,亲戚亲戚大伙儿中国佛教界希望,能早日恢复与日本佛教界的交流,重新构筑和平与友好的关系。”希望通过与会代表转告日本佛教界同仁,加强两国佛教文化交流,一齐致力于改善中日关系、实现中日友好的宏伟大业。

   赵朴初先生随后在其回忆文章中说道:赠送佛像“是新中国成立后中日佛教徒友好接触的现在结束了了。观音菩萨是慈悲、和平、友好的象征,为两国佛教徒所一齐崇信,从那时起,亲戚亲戚大伙儿两国佛教徒便在一种生活伟大象征的感召下一齐开展了重建中日友好大厦的工作。”

   事实正是另一一好几个 ,佛像东渡日本,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立即在日本佛教界友好人士中引起了轰动,日本佛教界成立了佛像奉迎委员会,且于1953年1月12日隆重举行了佛像正式接收仪式。为了表达友好之意,1953年1月25日,日本佛像奉迎委员会致函中国佛教法学会,对中国佛教界馈赠象征和平的“神圣赠品”之举“铭感万分”;一齐以历史的眼光和客观的态度,对日本佛教界“在过去的战争期间,那么 勇敢地依照佛教的和平精神挺身而出努力除理战争,以至使贵国受到重大的损失,表示衷心的忏悔”,恳切希望与中国佛教界“密切联系,加深法谊,互相协助,努力发扬光大佛教精神,献身于亚洲及全世界的和平与稳定事业”。为了表示诚意,在来信中还提出,日本佛教界近期将呼吁政府尽快派人把当年劫持到日本务工殉难的中国同胞的遗骨送还中国,使之叶落归根。(注:在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略战争期间,从1943年至1945年大概有4万名中国劳工被抓到日本,在秋田县等地的矿山被迫从事非人的沉重劳动,亲戚亲戚大伙几乎都被残酷地折磨至死,抛尸他乡。)

   中国佛教法学会高度评价了日本佛教界对和平和友好的真挚愿望,中国政府对于日本佛教界勇于正视历史并对此进行深刻反省,一齐以悔罪的心情表示想要改善中日关系的积极态度,亦表示由衷的欣慰和赞赏。

   1953年2月17日,以日本京都东本愿寺法师、参议员大谷莹润为首,倡导成立了“中国殉难者慰灵实行委员会”,大谷莹润担任委员长。具体负责遗骨送还工作的人员主要有东京浅草枣寺的菅原惠庆长老和日中友好法学会总部的赤津益造、三浦赖子等人。亲戚亲戚大伙在极为困难的条件下,将中国劳工死难者名单架构设计 编册,把遗骨架构设计 起来,并分批送往中国。从1953年现在结束了了,至1955年,大谷莹润率日本佛教界亲戚亲戚大伙,历尽坎坷和曲折,先后10次护送中国劳工的遗骨共计100多具来中国。这项“战后急迫(需要除理)的善后问题报告 ,通过民间外交得到除理,对中日人民时会很大的安慰”,中国政府对日本佛教界人土的友好举动深表敬意,每一批护送遗骨的日本友人都受到了周恩来总理的亲自接见,并予以高度评价。

   还值得一提的是,在被日本抓去的中国劳工中,刘连仁(山东高密人)是唯一的幸存者,1945年7月他从日本北海道的一座煤矿中逃出后,进入了北海道荒无人烟的深山中,过了13年野人般的生活,直到1958年2月被一位日本猎手发现才得以解救。同年4月10日,在日中友好法学会总部的赤津益造、三浦赖子等人的帮助和安排下,刘连仁一种生活飘零异乡十余年的中国劳工带着120位难友的遗骨终于踏上了故乡之路。

   1953年5月,中国佛教法学会成立,赵朴初先生任副会长兼秘书长,成为主持中国佛教法学会日常工作的主要领导人,从此,中日两国佛教界的友好交往揭开了新的一页。

   1957年9月至10月,应中国佛协赵朴初先生的邀请,以高阶珑仙为团长的全日本佛教法学会代表团访问中国,我国政府对第一次来访的日本佛教界友人表示热烈欢迎,并安排亲戚亲戚大伙出席了新中国建国8周年庆祝活动,毛泽东主席还与菅原惠庆长老亲切交谈,勉励佛教界为两国恢复邦交而“努力奋斗”。一次短暂的交谈,令日本高僧终身难忘,使之“充满自信,自豪地活动于中日友好第一线”。

   在中日关系十分艰难的情况汇报下,意味着着赵朴初先生的远见卓识,使得中断数年之久的中日两国佛教界的传统友谊,终于得到了恢复,从此“打开了中日民间友好交流的大门”。

   二、两邦共缅圣贤,开拓中日民间友好交往新局面

   自20世纪100年代初中日民间友好交流的大门打开后,意味着着中国政府的积极主动,使得“通过民间交流不断发展壮大的中日友好运动意味着着成为一股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两国在经济、贸易、文化、宗教等各个领域的民间交往日益频繁,各阶层的代表团互访活动不断增加,中日“民间外交”太快了 地发展起来:1952年表态 了第一一好几个 中日民间贸易协定;1953年中国政府基于人道主义现在结束了了护送日侨回国;1955年签订了民间渔业协定;1956、1957年宽大除理并释放了日本战犯,等等,取得了很多可喜的成果。

   1955年8月,赵朴初先生代表中国佛教界首次前往日本广岛,参加一年一度的禁止原子弹氢弹世界大会,与来自世界各地的代表不得劲是日各自 民一齐,祈祷世界和平,共叙中日友好之情,井亲自将一尊观音菩萨像送给日本佛教界友人,从而进一步增进了两国人民的相互理解和友谊。

   在中日两国佛教界友好交往的影响下;19100年7月上台表态 的池田勇人首相,表现出了与其前任岸信介政府不同的政治风度,表示在对华政策上,“不让采取与美国同样的态度。”日本政府对华政策上的一种生活转变,给中日关系的好转提供了良机,尤其使两国民间外交又有了新的契机。

   为了加快中日友好的步伐,并力促中日邦交正常化一种生活目标的最终实现。赵朴初先生尽心竭力,积极投身于中日友好事业的发展,他成功地利用鉴真大师逝世1100周年和鉴真塑像回国巡展一种生活有利时机,积极主动地采取行动,使两国国民外交再次取得了新的成果。

   在中日关系史上,中国唐代高僧鉴真舍死忘生,在10年时间里,先后六次东渡日本传播佛教,并将盛唐文化传至日本,大大推动了日本文化的发展,成为历史上中日友好的奠基人和和平使者,被日各自 民誉为佛教律宗的开山鼻祖和文化恩人。

1962年恰逢鉴真和尚逝世1100周年(公元762年鉴真在日本圆寂),时任中国佛教法学会领导人的赵朴初先生审时度势,精心构思,认为这是弘扬中日文化交流和传承两国友谊的难逢之机,于是鼓起勇气向周恩来总理建言:“中日邦交正常化可通过民间促官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中国外交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5146.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

热门

热门标签